国家要提高影视行业税率,最后为什么不提了

2018-08-27

来源:搜狐网


前一段时间有媒体传出,国内影视工业园区的编剧演员,经纪人等工作室接到通知,由核定征收变为查账征收。

因为影视行业个别明星和公司出现的偷税漏税,阴阳合同。国家决定将影视行业个人所得税从6%提升到42%,八月起开始执行。涉及到的工作室和个人,一次性需补缴六个月的税款。

一石激起千层浪,国内影视行业纷纷高呼中国电影要死。

但后来在这种情况下国家辟谣,消息只是谣传,并没有确定要执行。

为什么呢?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前 言

为什么有地方税务局已经下达通知的情况下,国家最后又撤销了这项政策,决定不执行呢?

在我看来,第一是这项政策真的执行下去,国内影视行业的确会死一大批,对文化产业发展不利,几乎是辛辛苦苦三十年,一夜回到解放前的局面。

第二,这项政策是和国家十三五提出的文化发展战略相冲突的。

在我国“十三五”规划里明确提出过“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基本建成,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”的发展目标,标志着文化产业将成为“十三五”时期经济增长、创新创业的主要动力之一。

除了这两个原因,在这里分析一下如果真的提升税率到42%,会面临艺术创作如何核算成本,以及提税引起的市场倒退。

1.在国外历史上曾爆发过因为提税引起的市场倒退


主演《一夜风流》的演员克劳黛·考尔白,曾经一部片子片酬15万美元,要是每年拍3部片子,则税后片酬可能只剩3万美元,第四部、第五部片子的税后收入更是少得可怜。大牌明星纷纷减少接戏数量,一年只接一两部戏,好莱坞一级大片因此爆发“用工荒”。

1951年,美国政府鼓励本国民众到国外勘探石油,规定每18个月里公民有17个月时间待在国外,免除国外收入的个税。好莱坞明星大喜过望,纷纷赴国外拍起独立电影,《罗马假日》等欧洲取景的影片应运而生。

为了免交大笔遗产税,卓别林移民瑞士,后来给妻子留下1亿多美元的遗产。瑞士专门立法,对于外国富豪的海外收入全部免税。

2012年出演《大鼻子情圣》的法国国宝级演员德帕迪约公开宣布放弃法国国籍,加入俄罗斯国籍,舆论猜测此举是因逃避高额税收。

“200年前法国贵族逃离祖国是因为断头台,现在他们逃离的是法国的税收。”法国《世界报》感慨。

德国《明镜周刊》将大鼻子情圣称为“税收难民”。在法国75%的个人所得税与俄罗斯13%的个人所得税之间,德帕迪约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俄罗斯。

2012年有超过5000名企业家和名人离开法国,如此重税,要求他们爱国只能说明“法律并不公平”

这位大鼻子情圣在移民前曾给法国当局写过一封公开信,他最后干脆说:“法国我不住了,我把护照还给你们,还有那张从未用过的社会保险卡一并还给你们。从今以后,井水不犯河水,我是欧洲公民、世界公民。”

在国内已有事例的情况下,如果盲目提升税率,国内的文创人才非常有可能纷纷逃离。

2.提税首先面临的困难,就是文创产业的制作成本该如何核算?如何收税?


要知道文化产业的制造成本是不可计算因素,诸如才华和思想,时间和创意。如果剧本不再以成交时商品税作为计算,而是以时间单位计算,按月申报,时时统计税额,将会存在如何计算的困难。

文化产品的特性是不可复制,无法以工业化商品来衡量。一部作品的创作需要几年,而作品完成之后,市场确定其商业价值之时,也存在估值困难的问题。

这就导致了,如果不计算出一个可行的,包含风险成本在内的可计算生产成本,盲目的将税率一刀切为42%,这对文化产业是极其不公平的。

在2018年《个人所得税法》将个税起征点由3000元提高为3500元,超过4500到9000元的,个人所得税缴纳为20%。超过9000元至35000元的,税率为25%。超过35000到55000的,税率为30%。超过55000到80000的,税率为35%。最高超过月薪八万的,税率才为45%。

很多人都以为影视行业从小到下,充满着暴力,可他们不知道在幕后辛苦工作的人员,很多一个月只能挣几千块钱,为养家糊口在奔波辛劳。

在这个文化产业里,只有明星是高收入者,对他们课以重税是应该的。但除了明星能达到月薪八万以上,其他幕后工作者达到纳税42%的标准的有几个人?

我敢说寥寥无几。而文化产业是一个极需创意和才华天赋的行业,这种天赋是老天爷赏饭吃,别人模仿不来的。全民怀抱文学梦,全民创作的时代,有多少人能熬过作品打磨出来之前的穷困潦倒,还不断改进作品,最终获得成功的?

抱歉,我没看到。我看到的是进入文化产业做编剧创作的,大多是在底层给人当徒弟和写手,辛苦熬了五六年,每天看书查资料,熬夜想情节码字的廉价劳工,他们一不小心还会用脑过度猝死。

在这里讲一个我曾经知道的故事,前几年有一个不知名女诗人。有几分姿色和才气的。有一天突发奇想要体验生活,去红灯区卧底,想看底层女性的挣扎,到底是怎样的。

后来就再也没出来了。

她一呆就是2年。唯一变的,也不过是从一个场,跳到另一个场,早已不是从前那个“只以尺素写清风”的才女了。

写作是清苦的,苦心孤诣地写完一篇稿,发在报纸上,不过30-50块钱,发在刊物上,也不过100-300块。加上发表很难。大多数时候,稿子石沉大海,只能用以自我满足。

比之于这种“贫苦”的生计,躺着赚钱,多快好省。

大家都很遗憾。觉得她挣了钱,却毁了心。

《中国统计年鉴2016》显示,文化产业按照行业大类分类,2014年的数据,文化产业增加值为4274.5亿元,仅占GDP的0.664%,占三产增加值的1.388%。

另外,按照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统计,2016年文化及相关产业增加值为30785亿元,占GDP的4.14%。同样是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,其含义和口径不同,结果也差异较大。

由于中国对文化及相关产业的涉及范围比文化、体育和娱乐业范围大,所以各地对文化产业的称谓也不一致,有称文化产业的,也有称文化创意产业的。

如果按照中国统计年鉴分析,中国文化、体育和娱乐业占GDP的比重很低。国际知识产权联盟颁布的候国集中的版权产业:2011年报告》显示,2010年美国创意产业增加值为16279亿美元,占GDP的11.1%。2010年日本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的15%。因此,中国文化产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,不论是按照哪种口径,都远远低于市场经济发达国家。

如果以行业投资汇报来计算,之前的文化影视产业6%核定税率,并不一定是低税率。用简单判断税负高税负就重、税负低税负就轻的这种方法是错误的。

税负高不等于不重,税负低不等于轻。比如房地产行业的税负高达40%以上,但房地产行业的税负并不重,因为该行业的利润率高。

也就是说,只有用行业税收收入比上行业税收收入加净利润,才能评价这个行业的税负轻重,也即税负的分子是税收收入,分母是税收收入加上净利润。如果企业的净利润为零,企业的税负就达到百分之百,就进入拉弗曲线的禁税区。

文化产业的税负远低于其他产业,但是也不能因此判定文化产业的税负轻,还要看文化产业的净利润情况。如果文化企业的净利润为零,那么税负也是重的。

而在这次个人所得税的核定上,整个行业内最赚钱的是明星,他们的利润过高,如果对明星核定高税率无疑是可行的。

但42%的个人所得税并不适用于文化产业所有领域,那些幕后工作者,他们的收入并不高。如果对他们核定高税率,无疑将会逼迫文化产业人才逃离,导致行业一片凋零,这与十三五提出的大力发展文化产业,让文化产业走出去的战略是不相符的。

在影视产业税率方面,国外是怎么做的?

与其他商品消费不同,文化消费一般不属于必需品,低收入者没能力消费,部分高收入者没有文化消费习惯。

培育文化消费习惯需要一个过程,需要由国家和政府制定促进文化产业发展和鼓励文化消费政策。我国政府采用的是短期采用增加财政对文化消费补贴的方式,引导城乡居民文化消费。

我国对文化产业的税收优惠政策主要集中在扶持文化生产方面,也就是通过文化产品和服务的供给端来扶持。

目前,税收政策对文化产业给予了巨大扶持,文化产业的税负较其他行业税负低了一半。但是由于文化产业自身的特点,部分文化企业利润空间较小,即使税收政策再优惠也难以发挥作用。

而这与中国目前的税制设计有关,按照马克思理论的生产、交换、收入、分配等环节,中国的税制设计主要以生产环节税收为主(倒如增值税),在文化消费环节的税收较少。建议国家可考虑采取在消费环节征税。

文化消费还有一个特点,就是消费与生产同时进行,属于最终产品和服务消费,对文化消费采取低税率,不影响上下游行业的增值税抵扣。

建议未来的文化税收政策扶持的着力点,要从刺激文化消费方面发力,也就是从需求端扶持,才能让我国文化做大做强,走出国门。

而发达国家的文化产业税收政策经过多年发展实践,已形成较为规范、成熟的政策体系,在促进文化产业发展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,值得我们借鉴学习。

很多发达国家均有一系列针对非营利性文化产业的税收优惠政策,较具代表性的为美国与法国。如《美国联邦税法》规定,对从事文化产业开发的非营利性组织和机构免征各项税收;对公益性文化产业的投资资本不低于25% 的,允许税前投资抵免;法人企业投资于各类文化领域的,其投资股权和资产可税前扣除,免纳公司所得税;企业法人文化捐赠产生的税前投资抵免可全部抵免公司所得税。

法国政府扶持非营利性文化产业的税收优惠政策涉及到多个税种,例如政府对依法资助社会福利、教育、文化艺术 等服务的企业免征增值税,企业文化捐赠产生的税收可全部用于抵免所得税;不以盈利为目的的文化、教育、慈善、 体育等部门机构组织的文化娱乐活动取得的收入免征消费税等。

通过税收政策鼓励文化产品或服务出口,提高其国际竞争力也是很多国家通行的做法。有代表性的国家比如韩国。

2001年,韩国设立大韩民国文化产业出口奖,主要鼓励文化创意,动画,游戏,卡通,移动网络等文化产品的出口。优秀的文化产品除了获得政府奖励,还可以享受到出口退税,税收抵免,税收饶让,进出口关税免征等多种优惠政策。

法国为保护和提升文化产品的国际竞争力,对在欧盟以外销售的艺术品免征增值税,对在欧盟国家销售的艺术品,由出口国承担增值税,税率为5%。另外,法国游戏企业出口的技术数字游戏软件,经法国财政部,科技部,海关许可口,可免征增值税和企业所得税,同时容许出口全额退税。

这几年我国日益重视通过税收政策扶持文化产业发展,如国务院14年出台了《进一步扶持文化企业发展的规定》,对电影电视产业的电影发行,电影放映,转让版权以及有线电视等5项业务实行增值税0税率的优惠政策。

但仍与发达国家相比,文化产业税收政策体系的构建,仍然存在一定的差距,更不应该突然更改之前坚持的文化产业扶持政策,突然提高税率。

关于国内影视行业税率改革的建议

国家如果真的提税,应该注意以下问题。

1.实行行业差别税率。

由于文化产业的行业,以及不同岗位之间差距较大,应该根据不同行业不同岗位的具体特点,实施有差别的税收政策。

在个人所得税方面,明星和幕后工作者的税率不应该设置为同一档。

在文化产业区别方面,对出版,新闻,广电和文化艺术等产业实行低税率。对外围利润高的产业,如娱乐服务,网络游戏等高消费,高利润行业则可按差别税率征收较高的增值税。

对于从事文化设备生产和提供文化产品以及销售等业务的,适用于中档税率。

2.支持个人工作室在内的中小企业发展

从我国文化产业市场现实情况来看,中小企业的比重相对较大,而税收政策对中小文化企业并不具备倾向性。为切实减轻中小文化企业的税收负担。首先应该从中小企业的征收率下调开始。

由于中小企业多为小规模纳税人,由于进项税不能抵扣,其增加的增值税税务无形中就会变高,这种情况下百分6的税率已经是很高比例,再提高的话,就会伤到文化产业的根。

其次,应当考虑对小微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取消时间限制,形成长效机制,如小微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应该解除时间限制。

3.促进文化产业科技创新


借鉴发达国家经验,我们应该普及文化产业内高新技术企业的认定,并使用高新企业所得税15%的低税率政策,同时提高文化企业的研发费和制作费的加计扣除抵税比例。

其次,影视类,数字类等高端文化产业用于技术更新改造的设备投资,在其使用年限内可以按照购置价格进行所得税减免。

最后,高新技术文化企业的投资所得收益可享受税收减免。允许高新技术文化企业提取一定比例的风险投资准备金,和创意开发基金,作为促进文化产业科技创新的税收激励。

4.鼓励文化产品与服务“走出去”

近年来,我国对外文化贸易规模不断扩大,但其占对外贸易总额的比重仍较低,且核心文化产品或服务(如图书、音像制品与影视产品等)的贸易逆差仍然存在。

政府应当加大财税支持,制定针对性的税收扶持措施,鼓励文化产品和服务“走出去”。对于国家重点鼓励的文化产品出口应当实行增值税零税率;对在国外从事文化产品与服务经营的企业,可考虑通过税收抵免、延期纳税、税收饶让等优惠政策降低税收负担,扩大文化产品与服务的国际贸易份额,提升我国文化产业的软实力与国际竞争力


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